邕圣祐的柚子

王者荣耀/西汉三傻
刘邦韩信张良/刘季韩重言张子房
橘右京啊我想吃橘子///

【尊礼/周宗】RAINNY DAY,美好的雨天

沐慕_丸子不能吃:

    现在已是深冬,却难得地下起了雨。

    中雨,不大不小,雨滴顺着房檐像断线的珠子,断断续续地敲打在窗台上,破碎成一片水雾。

    “啪嗒。”

    宗像礼司从文件堆里抬起头来,望了眼窗外的一片模糊,手里整理文件的动作却未曾停下。

    “嗡——”

    口袋里的终端突然震动起来,在这个安静的房间里显得有些突兀。

    紫色的眸轻敛,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从口袋里抽出震动的终端。

   【晚上一块喝酒】

    言简意赅,一个句号都懒得打。如此具有那个人简单粗暴风格的简讯,宗像连发件人都不看就将终端放回了口袋。

    暮色渐沉。

    宗像起身,面带微笑地将还没批阅完的一堆文件放到正准备开溜嘴里还嘀咕着“mi↗sa↘ki→”的伏见怀里。

    伏见:啧。

    外面还下着雨,宗像礼司撑开自己的伞,顺便打量了下自己难得穿上的休闲服。啊,别误会,和野蛮人见面不值得自己穿上象征大义的制服,嗯。如此想着,迈进了雨帘中。

     两人见面,从来不说见面的地点。反正只要凭着感觉走,几分钟就能遇到。听上去挺厉害的是吧。一定是王与王之间的心电感应啦。宗像记得十束这么说过。

     雨滴细密地敲打在伞面上,听上去像是一阵阵密集的鼓点。一片鼓点声中,宗像撑着伞拐进了一条街。倒数第三家的店门口的房檐下,那人赤红的发在黑夜中尤为显眼。

    宗像礼司哼笑一声,撑着伞走近。

    “scepter 4的室长大人也会有迟到的时候啊。”周防也看见了向自己走来的修长身影,原本快要闭上的鎏金色眸精神地睁开,嘴角染上一抹愉快。

    “以阁下的智商居然会带伞?”宗像无视了嘲讽,有些疑惑地打量着浑身上下干燥没有水迹的周防尊,“真是奇迹。”

    周防看了看宗像手里撑着的大伞,不留痕迹地一脚踢开因为拿着嫌麻烦所以放在地上的红色雨伞。

    就说出云太多此一举,自己根本用不着伞。

    有宗像就够了。

    “走吧。”

    宗像转身,十分自然地将手里的伞倾斜,分了一半给赤发的男人。

    “您的手是章鱼的触手,看见什么都往上吸的吗?请阁下放开我的腰。”

    “是你带的伞太小了,宗像。”

    “哦呀我明白了,是您体型太过庞大了,这把伞可以遮三个我呢。”

    “明明是你瘦的跟竹竿一样风一吹就一副要飞走的样子。”

    “那也比阁下脑子里全是水果牛奶的脂肪和劣质烟的焦油来的好。”

    “是谁满脑子都是拼图啊。”

    宗像挑眉,一脚不轻不重地踩在前方被雨水积满的水坑里。高高跃起的水花溅湿了周防的裤腿,紧紧地贴合在他的小腿上。

    周防看都没看一眼湿透的裤腿,几近本能地拽着宗像往前几步,踩下另一个水坑。“哗啦”这次溅起的水花打湿了宗像礼司的风衣,浅灰色的布料被泅出一大片深色的痕迹。

    孩子气得无药可救。

    一个踩回来,一个踩回去。漆黑的雨夜里,两个人就像幼稚的小学生,不时为了抢先踩到水坑而加快步伐,似在比赛谁先把对方的裤管弄得全湿。

    “啪嗒。”

    “啪嗒。”

    “啪嗒。”

       ……

    到达目的酒吧门口时,两人的裤子均已经湿透,不断往下滴着水。

    水迹蔓延到吧台的椅子下,伴随着两声同时响起的“两杯turkey”。

    服务生微笑着应诺。

    上酒,对酌,互相讥讽。

    宗像的酒量到底是比不上在酒吧混迹多年的周防尊,更何况他的酒品还不好。所以,当周防的脸有些微红时,他已经神智不清,面色酡红了。

    不知道喝下第几杯turkey,宗像突然上前扯住周防的衣领,眼神迷离着,带着酒气的微凉呼吸扑打在周防的脸上。

    “呵呵……你不行了吧?周防?”

    “宗像,没人告诉你不能对男人说‘不行’吗?”

    周防看着那双失焦的紫色美丽眼瞳,心里有什么东西迅速地膨胀。

    “……”宗像没有回答,只是睁大一双湿润的眼睛,一脸迷茫。

    心里的什么东西发酵,迅速膨胀,炸开。

    嘭。

    赤发金瞳的男人,在服务生惊愕的目光中,摔下一张票子,扛起那位似乎喝醉了的蓝发客人踹开酒吧的门扬长而去。

 

    第二天,接到赤之王替室长请假的电话,在伏见猿比古的预料之内。




    美好的,雨天。

    美好的,有你的,雨天。

————————FIN————————

今天下雨得来的脑洞,渣文笔,感谢食用到这里(´,,•∀•,,`)

【鞠躬】



评论

热度(83)

  1. 邕圣祐的柚子丸子不能吃@开学死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