邕圣祐的柚子

王者荣耀/西汉三傻
刘邦韩信张良/刘季韩重言张子房
橘右京啊我想吃橘子///

[K\礼猿]九月三十一日

笑哭2333
不过没人关心一下柜子里的秋山山吗啊喂QAQ

业瞳:

#CP礼猿 短篇完结


#室长生贺,其实是拿来充数的店文


#……室长我错了快把刀收起来


#一切爱与美好属于他们,一切崩坏与OOC属于我√


 
<<<


  初秋将至,而夏日的暑气还未消散,如此的天气让人不由心生倦意。


  伏见猿比古推开Scepter4办公室华丽的实木大门时,果不其然看到了一众光明正大摸鱼的下属,联想到那位喜欢在办公时间拼拼图的上司,充分展现了「上梁不正下梁歪」的经典案例。


  然而对着一切,这位也经常不务正业的三把手没有多言,环顾四周后咂咂嘴问道:「副长呢?」


  「不知道,从早上就没见过她。」回答他的是日高,说着就递给伏见一份文件,「室长下午才会过来,所以请伏见先生签字。」


  伏见接过文件,三页纸上密密麻麻写着关于上次权外者事件的报告,而在伏见审阅这份报告时,不得力的下属则继续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着刚才的话题。


  三番五次被打断思绪,伏见开口问道:「你们在说什么?」


  「是!」道明寺惊慌的立正,半晌才发现伏见语气中并未透露出生气的意味,这才回答出问题,「那个,今天是三十一号,所以我们在讨论明天室长生日的事情。」然后还鼓足勇气继续,「伏见先生要不要下了班和我们一起去挑礼物?」


  邀请反而让伏见发出了「哈?」这样的音节,伏见瞥了眼手中文件角落里的日期,不由伸手揉了揉太阳穴:


 


  「九月……没有三十一号。」


 


<<<


 


  ——今天是室长的生日。


 


  在场所有人同时意识到了这件事情,由于太过于震惊,大家相当默契的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总之,室长下午才过来对吧?」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道明寺,「在此之前也有很长时间可以做准备!」说的声音越来越小。


  「室长今天提前过来,刚才在门口碰到他了。」


  伏见的话语仿佛一盆冬日的冷水,不由分说糊了道明寺一脸。


  立在窗边的弁财眉头微皱,低着头喃喃着:「想办法拖住室长。」同时大脑也在飞快的运转着,努力思索出最简单易行的解决方法。


  「怎么拖住啊?」秋山求助般的看着弁财,这位靠得住的A先生一遇到和室长相关的事情智商总是自觉掉线。


  闻声,弁财瞥了眼自己的同僚,眸子里泛出的光昭示着他想到了什么好点子,然而从他身后释放出的气场则让秋山本能地后退了一步。


  弁财下定决心般的拍了拍秋山的肩膀,顺将对方青色的制服外套脱了下来,无视秋山「怎么了」的疑问,将衣服递给一旁的榎本后又拿出了一把梳子,在秋山反应过来之前将对方的蜜汁刘海换了一个方向,改为遮住左眼。


  动作行云流水,感觉他想这么做已经很久了,然后——


 


  「室长!发现疑似绿之王的可疑人物!」


  将手放在嘴边,大声而急切的向楼下正信步走来的宗像吼道。


  而还没反应过来的秋山,就这么被紧急拔刀的宗像追逐着,消失于茫茫的地平线。


 


  「你们,真的是一起参加国防军的战友吗?」还拿着秋山制服外套的榎本在弁财目光的洗礼下,英勇地吐了槽。


 


<<<


 


  「不可以让秋山白白牺牲。」这么说着的弁财眼角仿佛真的泛出了泪光。


  在这位切开是黑的同僚面前,连道明寺都自觉地向后退了两步,躲到了加茂的后面,布施和五岛更是自觉地假装四处看风景。


  「所以呢,现在要干什么?」加茂倚着圆桌,摊手道,「就算争取了时间,准备礼物根本来不及吧?」


  「但如果不提前按咱们的步调准备好的话,或许晚上就是和室长通宵玩儿大富翁了吧?」


  似乎出现了什么不好的回忆,原本兴趣缺缺的众人闻声立刻干劲满满,四周甚至出现了战斗时才会有的浅蓝色的光华。


 


  「……在午休的时候开个庆生会如何?」布施扬手提议道,「这样无论是玩儿大富翁还是扑克都没有足够的时间,而且只是简单布置的话也不会很麻烦。」


  弁财沉思片刻,点点头:「是个好主意。」


 


  有了努力方向,这些活跃于一线的战斗人员便身体力行地开始为自己上司偷工减料的生日会忙碌起来。


  不知道从哪里搞过来的印着碎花的长布,被日高挥墨写上「宗像室长生日会」几个歪歪扭扭的大字。


  榎本和加茂从大楼外的花坛里摘了一些野花,五颜六色的倒也鲜艳,不过插在用塑料瓶制作的简易花瓶中怎么看都很掉价。


  而茶点则全部出自道明寺的小金库,被藏在柜子角落的饼干和挂画后面的Pocky如数被弁财抢掠干净。


 


  忙碌中布施扬起了手中的终端:「秋山给我发短信说他把自己锁在道场的储物柜里才躲过一劫。」顺便还转述了内容,「不过不小心反锁了,所以他现在出不来。」


  「而且室长已经向这边走过来了。」拿着望远镜,写作望风读作偷懒的五岛这么提醒道,转头就看到向自己走来的弁财,「喂!你想干什么!快离我远点儿!」


 


  一直沉默的围观这场闹剧的三把手先生砸了咂嘴,撑着桌子站起身:「总之不让室长过来就好了吧?」


  伏见如此的反应也让弁财吓了一跳:「恩,只要再用半个小时就可以了。」


  「知道了。」拖着长声不耐烦的应道,伏见将桌上的终端放入口袋后走向了大门。


 


<<<


 


  刚刚关上门,伏见转身就对上了守候在门口多时的宗像礼司的眸子。


  「午安,伏见君。」宗像面带微笑的问候道,随后目光越过伏见落在他身后的木门上,「里面好像很热闹呢?」


  「明明什么都知道还这么折腾他们,并且乐在其中的是谁啊。」靠门而立的伏见侧头吐槽道。


  「伏见君是这么认为的吗?」宗像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我倒认为这是培养团结的一种很好的方法呢,秋山君今天的表现也让我大吃一惊,这次的速度可是超过了他有记录的个人最好成绩。」


  想到现在还躲在储物柜里的秋山,伏见的眼镜反射出了怜悯的光。


  「经历了『那件事』后,真的感觉到即使是王也无法揣测出每个人的想法与行动,不过最后却造就了这个意想不到的美好的结局。」宗像凝视着伏见的眸子,「那么,伏见君这次会给我什么样的『惊喜』呢?」


 


  宗像的尾音还未落下,眼镜便被摘下,柔软而温暖触碰到了他的唇,随之而来的是来自胸口的热量,以及来自眼前少年的气息。


 


  「这个礼物想到了吗?」伏见仰头看着宗像,嘴角挂着奸计得逞的坏笑,而这个坏笑还没停留片刻,伏见就被宗像拥入怀中,耳畔响起宗像「还真是意外的礼物呢」的回答。


  头埋在宗像怀里的伏见小声嘟囔了一句「生日快乐」,话语中的热气透过衣服,融入胸口,散进心中。


 


<<<


 


  半小时后,宗像准时推开了那扇大门。


  即使被伏见旁敲侧击的做了不少心里准备,但看到属下们匆忙赶制出来的生日会,宗像的笑容还是不自然地僵住了。


 


  「室长,生日快乐!」


  自知这一切的下属们也豁出去般的大声送上祝福,即使气势足够,却也不敢直视宗像的双眼。


  「那个,蛋糕的话……」被推出来的道明寺对着手指小声说着,「蛋糕没有来……」纠结着如何解释由于匆忙没能制作蛋糕的道明寺,被一个来自门口的声音打断——


  「不必担心,蛋糕我准备了。」


  大家循声望去,看到的是拿着巨型红……巨型谜样物质的失踪了一上午的淡岛世理。


 


  淡岛右手将那一坨仿佛上面标注着「BOSS」光标的谜样物质放到桌上,而另一只手则拿着一把西瓜刀。


  「不吃的话,会被砍吧……」


  看着那把泛着寒光的西瓜刀,这样的联想出现在心中也不足为奇。


 


  淡岛用西瓜刀将谜样物质切下一块,端到宗像面前,用神圣而崇敬,以及「不吃就砍了你哦」的眼神,凝视着宗像,在时间都仿佛凝固的时候,才开口道:


  「请用。」


 


<<<


 


  青之王宗像礼司的生日礼物,是来自青组小天使送出的一箱胃药。


 


Fin.


Thank U For Reading ❤

评论

热度(100)

  1. 邕圣祐的柚子业瞳 转载了此文字
    笑哭2333不过没人关心一下柜子里的秋山山吗啊喂QAQ